董卿丈夫的失联:上海富豪的坠落

2014年4月10日,习惯收看央视《我要上春晚》的观众,忽然发现栏目主持人董卿不见了。

由于这是41岁的董卿在央视唯一一档日常主持的节目,她的消失引起了许多人的强烈好奇,纷纷猜测她是从央视离职,还是被调换到了新的工作岗位。

由于询问的人太多,央视领导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间接证明了董卿已经前往美国的传闻,说她“确实将赴美国留学一年”,原因是“工作劳累”。

央视这样举足轻重的平台,每个栏目主持人都可谓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董卿此时放弃好好的事业去美国进修,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眼看领导都发话了,董卿也只好出来解释:“不是辞职,而是以美国南加州大学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进修,好好充下电,等回来后继续发光发热。”

这些回应并没能浇灭各种猜测,反而有些欲盖弥彰,吊足了“吃瓜群众”的胃口。

毕竟,自2005年32岁的董卿首次亮相央视春晚起,她已连续主持了十年春晚,还曾多次被评为央视年度“十佳主持人”,是全国最为知名的央视“主持一姐”。

那时候有人爆料,此人叫密春雷,是上海一家民营大企业的董事长,曾当选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富豪。

最令“吃瓜群众”兴奋的是,据说董卿和密春雷是典型的“姐弟恋”,俩人年龄相差五岁,一直没登记结婚,关键男方还已婚已育。

“知名主持人变身‘小三’上位,悄悄怀孕后赴美待产”,这个“瓜”实在大到让每个人都忍不住想“啃一口”。

此时的人们已经不在乎这则传闻的真假,纷纷对这位姓氏少见的富豪产生了更浓厚兴趣。

既然有那么多人“求知若渴”,有人马上就将密春雷更为详细的家庭情况爆料出来:上海崇明人,前妻叫金晶,早年是一名小学老师,育有一儿一女。2013年,密春雷离婚后迎娶了董卿。

董卿觉得父亲说得在理,也毅然斩断情丝,可架不住密春雷的“死缠烂打”,最终还是悄悄在一起。

上述带有小说情节的对话肯定是网友的杜撰,无论是董卿还是密春雷都不可能将自己的私事如此公布于众。

人们实在好奇,密春雷这个神秘富豪究竟有何魅力,能被央视最“知性美女主持”董卿看上,甚至不惜背负着“小三”的骂名?

1978年12月,密春雷出生于上海市崇明区(当时还叫崇明县)庙镇镇庙中村,他是家中独子。

1973年,董卿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父亲是报社总编,母亲是一名大学教授,全家都住在母亲的教工宿舍里。

那时的崇明岛虽说也属于上海,可在大多数“老上海”人眼里,这里依然是乡下。

不过,董卿对崇明并不排斥,因为父亲的籍贯就是崇明。她小时曾随父亲多次回去探亲,对这个充满田园风光的老家充满好感。

乡下归乡下,可因为家境殷实,密春雷从小就被养得白白胖胖,不愁吃穿,生活得很悠闲。

每天清晨,她还得随着父母去操场跑步锻炼,回来后就被父亲逼着背书写字,一刻也不得歇。

上世纪90年代,崇明岛开发被列入上海城镇重点规划项目,掀起了各类热火朝天的公路基建项目。

1994年,密伯元已将小工程队组建为上海崇明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参与到岛内交通、公路以及桥梁施工等各类工程中,家里也借此翻了新楼,添置了各种时尚家具和家电。

进入浙江电视台对董卿来说纯属偶然,浙江艺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到浙江省话剧团。

1996年,董卿接到了上海东方卫视抛来的橄榄枝,回到上海,后又前往上海戏剧学院进修。

也是这年,央视春晚搞了个北京、上海、西安三地直播,负责节目筹备的董卿偶然结识了上海分会场的主持人程前。

英俊潇洒的程前大董卿十岁,他是著名演员程之的儿子,也是央视著名的主持人,主持过多期《正大综艺》和春晚。

阅历丰富的程“前辈”让董卿仰慕不已,随着联系深入,彼此也从互有好感到暗生情愫。

与“湖”的程前相比,18岁的密春雷还是个毛头小伙,中学毕业就被父亲安排进家族公司锻炼,事业和婚姻早被家里安排得妥妥当当。

此时,密春雷还不知道董卿,他是两年后通过一档综艺节目才认识到这个年轻貌美的女主持。

1998年,25岁的董卿终于从幕后走到台前,担任上海一档婚恋节目《相约星期六》的主持人。

这是一档在上海民间有相当知名度的栏目,其火爆程度不亚于后来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

可那时的他还不敢“造次”,虽说家里靠做工程积累了不少财富,可在富豪扎堆的上海,实在排不上号。

两位身份悬殊的年轻人还在为各自的事业打拼,只是董卿很快从上海跃到了更高的枝头。

2003年,30岁的董卿从上海台调入中央电视台,先后主持《魅力12》《欢乐中国行》《我要上春晚》等多档栏目,凭借亲切大方的主持风格,很快赢得全国观众的喜爱。

程前脾气不太好,主持《正大综艺》时屡屡传出搭档的女主持直言他“难伺候”,这也是他离开央视的原因之一。

相比程前遮遮掩掩的态度,董卿倒是落落大方承认了彼此恋情,获得了粉丝的美好祝福。

当董卿在与程前“卿卿我我”时,25岁的密春雷与父亲分别出资4000万和1000万元在崇明注册成立了上海中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览海集团的前身)。

密家早期的投资依旧没脱离崇明岛,只是从基建转型到了房地产,承接了崇明多处房地产项目,家族资产增速更为迅猛。

不仅如此,密家还坐拥上海崇明公路工程养护有限公司,这是崇明岛上唯一一家专业从事公路养护的公司。

谁都知道,城市基建中的公路建设和养护是个“油水”极大的项目,密家能在崇明一家独大,可见背后的资源有多雄厚。

2004年,密春雷一边把公司注册资本增扩到8000万,将上海中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中瀛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一边还将公司注册地从崇明迁至上海市,悄无声息地登陆了上海滩。

这次增资完成后,密春雷占股比例达到87.5%,这意味着密伯元已将家族企业的大权交给了儿子。

此时,上海正在积极推进旧城改造,抓住风口的密春雷也从中赚到了丰厚的利润。

虽说中瀛集团在上海滩的房地产圈已小有名气,可密春雷深谙“闷声发大财”的道理,刻意低调,从不对外宣传自己。

妻子金晶是密家寻觅多时才找到的称心儿媳,门当户对且才貌俱佳,深得婆婆钱冠军的喜爱。

婚后不久,金晶诞下一对“龙凤胎”,凑成一个“好”字,更让密家上下十分满意。

随着密春雷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上海滩挂着“中瀛”旗号的房产项目越来越多,人们只能艳羡地表示“密家是线岁的密春雷因“为上海经济做出杰出贡献”,被上海市评为“新长征突击手”,进入政协。

年纪虽轻,可那时的密春雷已经通过一位“崇明籍”大佬的关照,进入到上海的顶级企业家圈子。

金晶那时经常见不到老公密春雷,很正常。他不是陪某个大佬打高尔夫,就是去某个私人酒局捧场。

做生意需要应酬的道理,金晶自然比谁都清楚。她只能劝说老公少喝酒,多注意身体,自己则专心带好孩子。

可她觉得自己一儿一女都生出来了,一次性为密家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又有婆婆的宠爱,外面那些“花花草草”也不用太在意。

以密春雷的身份,普通的女子自然不入他的法眼,但换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情况就不一样了。

2009年春节,31岁的密春雷应邀参加上海企业家联谊会,到了现场后,他顿时眼就直了。

不知道密春雷是不是以“崇明老乡”的身份与董卿套近乎,反正这次聚会后,他顺利拿到了“董女神”的联系方式,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可如果说董卿“贪财”,咱平心静气说一句,董卿那时刚和程前分手,作为一名著名主持人,身边不乏有钱的追求者,论资产未必输给当时的密春雷。

毕竟,那时的密春雷充其量只是个房产老板,身家是不菲,可也没到后来的数百亿身家。

能让从小受过良好教育,自身也有一定学识修养的董卿看上,还不惜与家里翻脸执意与之交往,只能说密春雷除了有钱,确实另有过人之处。

就像前文所述董父的反应,虽然带有小说情节成分,可事实也差不多:自家一个才貌都不差的女儿,又不是没人追求,干嘛要和一个有妇之夫搅合到一起呢?

不用说,金晶大为震惊,急忙找婆婆诉苦。可婆婆知晓儿子新欢居然是上海家喻户晓的“董小姐”后,苦口婆心劝儿媳要“大度”。

母亲暧昧的态度其实是种默许,密春雷与董卿自此住在了一起,老家几乎再没回去过。

更令密春雷高兴的是,自从有了“董卿男友”的身份,生意场上的朋友似乎对他都另眼相看,业务做得特别顺。

中国顶级企业家圈子其实就是资本市场的“孵化池”,大佬们谈笑间就能敲定一笔数千万乃至上亿项目的合作。

只是想融进这样的圈子,自己得有专属的“船队”,才能在资本的汪洋大海中扬帆远航。

2014年8月,36岁的密春雷将旗下上海中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变更为览海控股(集团),并将办公地址搬迁至自贸区,悄悄为自己的“船队”积蓄力量。

新组建的览海控股已联合了中海集团、上海电气、上海外高桥集团、上海陆家嘴发展以及上海国际信托等13家公司,准备干票“大买卖”。

可即便这么忙,密春雷还是忙里偷闲去了趟美国,花了750万美元(约5000万人民币)在洛杉矶的比利弗山庄购买了一处豪宅。

这时的密春雷已经与金晶离婚,孩子交由前妻抚养,他和董卿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同时现身。

董卿此时已在美国,通过社交软件发布了自己在美生活的消息。照片上的她容光焕发,浅笑嫣然。

确实不容易,她等这一刻等了五年,经历了那么多感情故事,她或许觉得总算选对了人,可以踏踏实实过上豪门太太的生活。

37岁的密春雷笑得合不拢嘴,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因为他谋划已久的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在此时获批开业。

上海人寿注册资本20亿元,其中览海集团出资4亿元,密春雷成为上海人寿的最大股东。

这是保险业“新国十条”颁布后第一家获批筹建的保险法人机构,且沿用了上海自贸区概念,意义和价值非凡。

谁都清楚,在中国能拿到一块金融行业的准入“牌照”,而且还是打着“自贸区”金字招牌的旗号,其难度犹如登天。

至于密春雷与项俊波有无什么交易,目前没有资料可证实,只能说……或许董卿比较“旺夫”吧。

上海人寿成立后,密春雷相继获取了股权投资资格、不动产投资资格,随后又增设了许可公司经营个人税收优惠型健康保险业务,并拿到“含金量”更高的股票投资资格和境外投资资格。

这只是密春雷布局金融领域的开始,他通过“上海人寿”又相继受让了上海农商行、曲靖市商业银行的部分股权,搭建起一支庞大的资本“舰队”。

就在上海人寿成立的当年,上市公司中海海盛控股股东中国海运先以6.85元/股的价格,向密春雷旗下的览海投资发行2.9亿股,募资20亿元;同时给览海上寿定向增发8200万股,两者合计持有中海海盛的42.82%股份,密春雷自此成为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那时的海运市场低迷,中海海盛已年年亏损,碰见主动来接盘的览海投资便“坐地起价”,溢价超过50%,却依然没能阻拦密春雷接盘的想法。

豪掷30亿买个海运上市公司,密春雷自然并不是真打算转行做航运物流,他玩了一手“狸猫换太子”。

中海海盛股权到手后,密春雷立即清空公司原有的航运资产,向医疗健康领域转型,改名为“览海医疗”。

此时,医疗产业有个非常动听的名词“大健康产业”,说白了就是把医疗、康养、生态、旅游全部打包在一起,通过项目的附加值,提升资本估值。

2018年5月,密春雷旗下的览海控股与云南省澄江县就抚仙湖的国际康养城达成合作协议,拿下抚仙湖岸11宗约346亩土地。

密春雷旗下的览海投资被圈内称为“览海系”,相继在医疗、汽车、影视城等多个领域频频出手。

2018年,爱建集团为青岛福日汽车发放8亿规模的资金信托,担保人正是密春雷的览海投资。

甚至爱建信托进行项目尽调时,所有的调查都是先与览海进行接洽,然后才对福日集团进行实地考察。

人们这时才知道密春雷和福日汽车的曾显波同为长江商学院EMBA09期学员,私下关系很不一般。

同样是爱建集团的披露,他们曾计划以15.24亿元,认购云南曲靖市商业银行19.50%的股份。可这项股权转让协议并未获得监管审批,不得不终止投资。

但是,爱建集团随后发现,览海集团却顺利认购了该行4.92亿股,与云南省水务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不仅如此,密春雷还投资35亿元,与内蒙古平庄煤业集团合资成立了内蒙中瀛天山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拥有内蒙多处煤炭资源。

在参与保险、银行、汽车,以及能源等行业之后,密春雷的“览海系舰队”已具有相当规模,旗下实控企业达到133家。

2020年,览海集团未经审计总资产为250.26亿元、净资产129.57 亿元,当年营业收入 75.31亿元,净利润 1.6亿元。

在同年的《胡润百富榜》中,42岁的密春雷以105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560位。

这年,密春雷还因投资60亿元买下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一处商办地块,再次上了报纸头条。

人们通过照片发现,曾经儒雅清秀的密春雷似乎胖了许多,派头十足,俨然是上海滩新一代的商业大亨。

当时,一位财经作家用无比钦佩的口吻写道:“从崇明出道,到进击上海滩,最后成为商界风云人物,密春雷似乎没有秘密,他有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生。”

这一年,47岁的董卿通过《朗读者》再次回归央视,这是一档由她担任主持人、制作人、总导演的新栏目。

这对在演艺圈和商圈都属顶流的夫妇,让人见识到了什么是“妻以夫贵,夫以妻为荣”。

2021年10月,华谊兄弟因为资金紧张,宣布退出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的电影公社。

电影公社注册资本2亿,华谊兄弟投资7000万,占股35%,退出的全部股份很快就被密春雷的上海览盛企业管理接盘。

只是此时的电影公社实在不尽人意,2020到2021年累计亏损已超1亿元,而且受到疫情影响,几乎没有剧组来这边拍戏。

密春雷的此举令人费解,有人甚至猜测他是不是因为董卿的关系准备进军文化产业。

其实,早在2018年,“览海系”的上海人寿因为股东公司涉嫌隐瞒关联关系、超比例持股、提供虚假材料等问题,被保监会下发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

这年,览海集团作为担保人,所担保的武汉康顺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民生银行武汉分行发生金融借贷纠纷,涉及18亿元资金。

随即,借贷方民生银行起诉,将“览海系”旗下的上海人寿所属的2亿多股权冻结。

而密春雷旗下的上市公司览海医疗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ST海医)一笔增资购买资产的计划,因资质问题遭到上海证券会质询,被要求对其股权转让、股东之间的关系进行详细说明。

就在*ST海医就此宣布终止购买资产计划后,上海证券会再次发文表示要对其进行财务与业绩审计,*ST海医股价随即再次应声下跌到4元/股。

消息出来后,向来低调的密春雷开始不断抛头露面,不是带队去某个城市调研考察,就是参加过去他很少出席的公司例会。

显然,密春雷是借助各类高调的“买买买”让股民放心,通过自己的频繁亮相给企业和下属打气。

可惜“览海系”这支舰队因为资金链问题早已千疮百孔,诸多信托业务实际都是借助资本杠杆硬扛着。当国家开始收紧金融政策后,整支“舰队”被早先埋下的“雷”不断炸翻。

他的现身让很多“览海人”窃窃私语,这种开业仪式,作为董事长的他以前几乎从不会出现。

2022年1月,上海人寿召开2021年工作会议,密春雷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当他举着稿子念着中央精神和保险业发展方向时,人们注意到他面容憔悴,全程没有一丝表情。

1个月后,上海人寿七周年庆在陆家嘴总部召开,会议通稿已经没有密春雷的名字。

不久,览海医疗发布公告称,经董事长密春雷授权,由董事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