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里曼丹岛沉香的知识点

今天给大家交流点基础知识,我相信这个问题应该是困扰了很多香友,就是关于加里曼丹岛,因为有香友问我加里曼丹岛到底属于哪一个国家,其实加里曼丹岛不属于具体的哪一个国家,它上面有三个国家,一个是东马来西亚的两个洲,,一个叫砂拉越,一个叫沙巴,在砂拉越和沙巴的中间还有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特别小但是是目前市面上印尼的沉香的明星产区,就是我们看到很多商家标注的都是这个产地,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文莱,文莱国的国土面积只有1765平方公里,剩余的就是加里曼丹的四省,也有说五省也有说四省的,就是东南中西四省,我们看到了第二个明星产区印尼的达拉干出自东加里曼丹岛北部地区,但是达拉干地方其实根本不出产沉香,被标注达拉干沉香的大部分是来自马尼拉和东加里曼丹北部的沉香。

只是说达拉干今天成了一个产区的代名词,并不代表达拉干出产沉香,就是说商家们把具有某种味系特点的沉香统称为达拉干沉香,包括文莱,文莱的国土面积那么小,它哪有那么多沉香,所以我们看到的很多文莱沉香其实是东马的两洲出产的,也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加里曼丹岛的,只是从味系特点上它偏向于我们传统定义的文莱沉香,像文莱味道的统一标注到了文莱,甚至标注东马的都比较少。

正常来说其实可能有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是来自于砂拉越和沙巴两州,所以不要被这种复杂的产区名称所迷惑,但是加里曼丹岛它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东加的北部地区基本上符合奶香,凉,甜的这种特征,所以它可以冒充达拉干,我刚才讲过其实达拉干不产沉香,但是有这个味系特点的也可以被这样标注。

下面地区的就是中部,还有南部,它们偏草香和药香味,其实很容易判断,今天我想说的就是关于加里曼丹岛它不属于哪一个国家,它属于三个国家共有,印尼的,然后东马的,然后文莱的,三个国家共有。

马来西亚要夺回马来人“失去的土地”?

不仅如此,马哈蒂尔还声称:“在历史上,‘马来人土地’范围辽阔。它北起泰国克拉地峡,南至印尼廖内群岛。但如今只剩下狭小的马来半岛”。

一句话牵涉到泰国、新加坡、印尼等三个国家的主权,随即在国际上引起一阵不小的外交风波。

尽管马哈蒂尔事后解释说这只是一场误会,被媒体“断章取义”,但是作为马来西亚的前总理,他的这番言论仍然引起了三个国家的不安,纷纷重申本国对相关地区拥有主权。

马来西亚是一个年轻的国家,脱胎于英国殖民地,1963年才独立建国。既然如此,马哈蒂尔为何会说这些地方曾经属于马来西亚呢?

“马来西亚”一词诞生于1914年左右,大致意思是马来人的土地。马来人的祖先来自亚洲大陆,属于蒙古人种、南岛语系,大约5000年前迁徙到东南亚,分布在整个东印度群岛,逐渐演化为现代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主体民族。

在当时的语境里,“马来西亚”泛指英国在东印度群岛的殖民地,其中的马来半岛部分被称为“马来亚”,荷属东印度群岛则被更多地称为“印度尼西亚”。

早在2世纪,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加里曼丹岛、马来半岛等地的马来人便与中国和古印度有贸易关系。由于地理上的便利,古印度文化通过中南半岛扩散到东印度群岛,使马来人普遍信仰佛教和印度教,连“马来”一词也源自于梵语。

在两大文明的熏陶下,马来人最晚在7世纪建立起自己的国家,三佛齐王国(7-14世纪)以佛教为国教,核心统治区域在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后来的满者伯夷王国(13-16世纪)信仰印度教,疆域扩展到东印度群岛的大部分。

13世纪后期,中南半岛上的暹罗(泰国)建立了统一王朝,疆域得到很大扩展,向西打败缅甸、向东吞并高棉王国部分领土,向南进入马来半岛北部的克拉地峡,与北大年地区的马来人接壤。

随着与中国贸易的深入,马来群岛的很多港口都有华人移民,其中以马六甲居多。

1405年开始的郑和下西洋,进一步增强中国与该地区的交流,华人数量大为增长。不过,随着明朝中期以后趋向封闭,很少再有新的华人移民。

随着阿拉伯文明崛起,大批阿拉伯商人和移民从海路进入东南亚地区,不仅数量远远超过华人,还使教逐渐在马来地区占据统治地位,最终成为文明的一部分,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15世纪末,一系列马来苏丹国已经取代了满者伯夷王国等印度教、佛教国家。马六甲苏丹国统治着马来半岛南部,疆域包括苏门答腊岛一部分,和马来半岛与加里曼丹岛之间的廖内群岛。

其他较为强大的苏丹国还有苏门答腊岛西部的亚齐、加里曼丹岛北部的文莱,马来半岛则显得更为破碎一些,北部有北大年,中部还有雪兰莪、霹雳等多个苏丹国。

由于马来人内部不团结,北大年苏丹国虽然一直在对抗信仰佛教的暹罗,却始终得不到其他苏丹国的有力支援,在与暹罗的屡次战争中越来越处于下风,领土被一步步蚕食。

马六甲苏丹国的首府马六甲,位于马来半岛西南端,是由西进入马六甲海峡的第一站,因而得以繁荣,同时也成为西方殖民者觊觎的首要目标。

1511年,大航海运动的先驱葡萄牙人攻占马六甲,并利用马来人的内讧灭亡了马六甲苏丹国。残存的马六甲王室在马来半岛的最南端建立柔佛苏丹国,以柔佛为国都,继续统治着没有被葡萄牙人侵占的原有疆域。

廖内群岛由于位在几个大岛之间,战略位置突出,又有足够的面积(3835平方公里),一度成为柔佛苏丹国的统治及文化中心,因而后世也将其称为柔佛-廖内苏丹国。

柔佛海峡以南的大岛被称为“新加坡拉”,意思是狮城,属于柔佛苏丹国。一部分华人跟着马六甲王室从马六甲搬到新加坡拉。相对柔佛和廖内群岛,此时的新加坡拉并不太引人注目,战略地位远远谈不上重要。

尽管已经面对葡萄牙人的侵略,但马来人各苏丹国没有停止争斗,甚至有人还借助葡萄牙人及后来的荷兰人攻打其他苏丹国,使欧洲殖民者有了各个击破的机会。

17-18世纪,荷兰人排挤掉弱小的葡萄牙人,灭亡了亚齐等多个马来苏丹国,控制了东印度群岛的大部分,包括苏门答腊岛、爪哇岛、马来半岛和加里曼丹岛南部等地。

马来人的衰落,使暹罗有机会加强对北大年地区的控制。1785年,暹罗正式将北大年纳入版图,但暹罗同样面临欧洲殖民势力入侵的问题,没有力量改变当地以信仰教的马来人为主的民族及宗教构成。

19世纪初期,随着欧洲军事科技和工业生产的迅猛发展,欧洲人在全世界范围抢夺殖民地。英国通过三场英荷战争夺取海上霸主地位后,加紧对马来地区的争夺。

1819年,英国与柔佛苏丹国签订协议,租借新加坡拉作为贸易港,英国人将其称为“新加坡”。以此为突破口,英国人一步步把柔佛苏丹国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

1824年,英国又与荷兰签订协议瓜分了柔佛苏丹国,马来半岛归英国,苏门答腊和爪哇两个大岛、加里曼丹岛南部,以及廖内群岛归荷兰,马来半岛中部各苏丹国和文莱暂时保持独立。

从这个角度看,廖内群岛确实曾经属于柔佛苏丹国,而且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甚至是马来文化中心之一,廖内当地语言被认为是最正宗的马来语。

在欧洲殖民者惯用的分而治之手段下,廖内群岛脱离了柔佛苏丹国,马来文化的完整性遭到进一步分割。

1824年以后,荷兰人逐步控制东印度群岛的剩余部分,英国人则利用马来半岛中部各苏丹国之间的矛盾,不断予以分化瓦解,将他们一一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

1847年又利用文莱苏丹国的内战,建立沙巴和沙捞越两个殖民地,使诺大的文莱变成弹丸小国。到19世纪末,马来半岛、加里曼丹岛北部完全沦为英国殖民地,构成了现代马来西亚国家的前身。

荷属东印度群岛(荷属印尼)构成了现代印度尼西亚国家的前身,这两块土地上的居民都是古马来人的后代,语言宗教文化等方面相近,因为殖民者的入侵才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19世纪的清朝此时正面临着巨大的人口压力,广东、福建等地出现下南洋风潮,新加坡成为华人移民的首选之地,从事经商、采矿、务农等行业。1840年战争后,下南洋的华人越来越多。

新加坡华人数量在19世纪末已经达到16万,占当地人口的四分之三。不过,比起马来半岛上盛产锡矿、橡胶、香料、木材的其他英属殖民地,新加坡并不算繁荣。

英国人对马来殖民地同样采用分而治之的政策,新加坡等几个华人移民占大多数的港口属于海峡殖民地,新加坡周边的一些岛礁,比如只有一张足球场大小的白礁被交给新加坡管理。

马来半岛的其他部分在1896年被整合为马来联邦,柔佛、雪兰莪等原苏丹国变成其下属的州。稳定了对马来半岛的统治后,英国人开始向北方的暹罗(泰国)下手,首当其冲便是马来人占主体的北大年。

跟马来人不一样的是,暹罗在13世纪就完成了统一,占有绝对统治地位的佛教也挡住了其他宗教的入侵。但暹罗的形势很不乐观,英国人从西部的缅甸、南部的马来,法国人从东部的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地步步进逼而来。

暹罗的拉玛王朝及时启动西化改革,并借用英法殖民者之间的矛盾,使本国免遭殖民厄运,勉强保持住了独立。即使如此,暹罗仍然不得不牺牲部分领土,以换取殖民者承认暹罗的独立。

1906年《英暹条约》签订,历史上归属暹罗较晚的一部分北大年领土被割让给马来联邦,保留下来的部分也是归属暹罗较早、泰人移民相对较多的地区,则调整为北大年、沙敦、惹拉、陶公四府,这是泰南四府问题的由来。

边界确立后,暹罗加紧向泰南四府移民,希望能改变当地的民族和宗教结构,但收效不佳引起的,使当地局势经常处于动荡之中。

1939年暹罗改名泰国,强行在泰南四府推行泰文化,进一步激化了分裂主义,武装斗争时有发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英国走向了衰落,更由于二战后全世界范围掀起民族独立热潮,荷属印尼首先在1945年发动起义,并产生了主张建立统一马来人国家的“大印尼主义”或“泛马来主义”,因此英国开始推动英属马来各殖民地的独立进程,以缓和与殖民地的矛盾。

英国人对殖民地建制进行了调整,先取消海峡殖民地,新加坡被单列出来,再将马来半岛其余部分在1948年合并为“马来亚联合邦”,首府吉隆坡。

加上加里曼丹岛北部的沙巴和沙捞越,共同构成了马来西亚建国的四大政治板块。

与此同时,荷属印尼经过四年的武装斗争,在1949年赢得了民族独立,正式成立印度尼西亚国家,并继承了对廖内群岛的主权。

虽然印尼一度有意整合成包含全体马来人的国家,但英属马来各殖民地的独立已经指日可待,对泛马来主义缺乏兴趣。

1957年8月,马来亚联合邦率先宣布独立,仅作为英联邦的成员。1963年9月,马来亚联合邦(简称马来亚)、新加坡、沙巴、沙捞越合并为独立的马来西亚国家。

新成立的马来西亚是一个联邦制国家,马来亚、新加坡、沙巴、沙捞越都享有很大的自治权。从面积和人口来看,马来亚无疑占据优势,担任了联邦政府的大部分要职。

沙巴和沙捞越的主体民族也是信仰教的马来人,与联邦政府的矛盾相对较少。

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便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最终导致了新加坡在1965年8月被马来西亚“开除”,成为独立国家。

与新加坡一起脱离马来西亚的,还有一些附属岛礁,像原本无人居住的白礁,已经由新加坡管理了一个世纪,自然由新加坡继承主权。

不过,白礁位于马六甲海峡与中国南海的交汇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使马来西亚有了一些想法。

1979年,马来西亚新出版的地图将白礁划入本国,从而引起了新加坡的抗议,这场纷争直到2008年才解决,由联合国国际法院裁定归属新加坡,但马来西亚国内有部分泛马来主义者“收回”白礁的想法并没有完全消失。

独立后的新加坡在20世纪后期突飞猛进,如今已经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甩开马来西亚一大截,人均GDP是马来西亚的6倍(6万:1万美元)。

至于廖内群岛,虽然最早是柔佛苏丹国的领土,但已经在1824年划给荷兰殖民地,与现代的马来西亚从来没有过关系。而荷兰殖民地的继承者是印尼,得到廖内群岛主权是自然的。

相对来说,新加坡、白礁、廖内群岛三地的争议目前仍停留在口头上,真正让人不安的是泰南四府。

泰南四府在英属殖民地时代正式划给泰国,但没有很好地融入泰国社会,民族和宗教矛盾始终存在,甚至愈演愈烈。

进入21世纪以来,泰南四府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分裂势力引发的武装冲突已经造成上千人死亡,数千人受伤。泰国官方认为支持分裂势力的马来人多达上百万。

目前泰国大约有260万,基本上都是马来人,且主要集中在泰南四府,占当地总人口的80%以上。大部分马来人生活在乡下,城里以从外地移民来的泰人为主。

据泰国官方统计,泰南四府的城乡贫富差距达到4-5倍,马来人很少享受到泰国经济发展的果实。这也是泰南四府持续动荡不安,武装冲突频发的深层次原因之一。

从历史上看,今天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主体民族都是古马来人的后代,可以算是同一民族。但是14-15世纪以来,马来人便分裂成多个苏丹国,从来没有统一过。

又因为19世纪的殖民因素,马来人最终分裂为两个国家,廖内群岛作为殖民遗产,恐怕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新加坡及白礁问题更是马来西亚自己做出的选择,当年是马来西亚主动把新加坡“踢出去”的,怨不得旁人。

事实上,虽然马哈蒂尔在口头上还不忘提起这些“领土”,但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印尼、泰国的外交关系一直很稳固,并不会因此受到太多影响,他的这番话只能算是一次小小的风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