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在资本面前动摇(组图)

曼联要改队徽了!日前据英媒透露,曼联俱乐部计划对已经用了15年的队徽进行修改,要在队徽中加入“足球俱乐部(FC)”的字样,俱乐部方面表示,希望借此强化曼联身上足球的痕迹,从而淡化现任老板格雷泽生意人的形象……无独有偶,眼下另一家英超球会胡尔城也修改了队徽,在队徽中凸显了“the tiger”的字样。近日,《每日邮报》刊出专题细数了英超20强队徽演进的历史,其中不乏有趣故事,早报选取其中部分刊载。

作为一支球队信仰的标志,队徽在百年进化中一直有着自己的规则,然而随着近代足球商业化的急剧发展,更改队徽也正成为英超乃自全欧洲的商业手段。这样的“附加值”不知是一种进步还是倒退。

“我不喜欢现在的队徽,1998年的设计拿掉了‘足球俱乐部’的概念,其实乔尔(格雷泽)也不喜欢,曼联俱乐部的商业运营非常成功,但我们首先是一家足球俱乐部,建设一支球队的目的并不是仅仅为了做生意。”现任曼联俱乐部CEO伍德沃德接受英媒采访时直言不讳,事实上,曼联现在的队徽已经用了15年,当时俱乐部高层考虑让队徽上“曼联”的字样更大、更醒目,所以把其中的足球元素去除,现在曼联俱乐部已经易主,一切看上去都需要有所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美国老板格雷泽入主曼联后,曼联球迷就一直很不乐意,他们认为格雷泽家族是纯粹的生意人,他们将额外的债务划入了俱乐部。格雷泽拥有曼联并不是想通过更多的投入将俱乐部的辉煌发扬光大,反之是在挖俱乐部墙角,凭借曼联良好的商业运营填补家族在其他生意方面的损失……有鉴于此,从伍德沃德到格雷泽都表达了让曼联回归足球本身的愿望,他们口中,此番修改队徽就是一个重要的信号。目前,曼联的新队徽还未正式亮相,但已经势在必行。

不仅仅是曼联,时下欧洲足球俱乐部都在打队徽的注意,英超新军胡尔城就修改了从1904年开始就用的队徽,“‘hull city’这个字眼太普通了,我们的队徽必须与众不同,名字越短,传播效果越强,新队徽中的‘the tiger’无论视觉上还是听上去都更有力量,我们需要用这个字眼来吸引球迷,让胡尔城名扬四海。”俱乐部老板阿兰姆面对媒体浮想联翩,虽然凭借胡尔城的战斗力很难在欧洲足坛乃至英超站稳脚跟,但“tiger”的确比单单一个地名更容易让人记住。

当然,寻求改变的不止是头脑活络的英国俱乐部。今年5月份,意甲劲旅罗马已经提前改动了队徽。新队徽保留了传统的红黄配色和罗马皇冠造型,罗马城的标志罗穆卢斯、瑞摩斯兄弟与狼母的图案也得以保留,但队徽中间原有的艺术字体“ASR(AS ROMA)”被新的“ROMA 1927”字样所取代,按照俱乐部的说法,新队徽更富现代感与国际性,适合当代球迷和向海外推广的需要。但是此举还是遭致骂声一片。

罗马俱乐部前主席森西告诉《米兰体育报》,“我是一个传统的人,但不失浪漫。不过让我选,我不会更换俱乐部的logo。”此外,罗马的球迷们也大为光火,“罗马狼不是毛绒玩具,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你们这么干是对城市和球队的亵渎,新的logo就是一个赝品。”在新队徽推出之后,罗马主席帕罗塔成为千夫所指,被指弱化了“罗马体育俱乐部”的含义,只是突出了“罗马”的概念,“这是典型的外来人做法。”

有意思的是,眼下更改队徽的俱乐部中,球队老板大多是外国人,曼联和罗马都由美国人把持,而凭借卡塔尔金元重新直起腰杆的巴黎圣日耳曼也有相同思路。虽然巴黎没有对外宣布消息,但从去年下半年起俱乐部高层已经在讨论一项议案—改变自1972年沿用至今的队徽,“虽然球队叫作巴黎圣日耳曼,但巴黎比圣日耳曼要重要得多。”俱乐部高层在一些场合还是透露了一些内幕,据悉,巴黎圣日耳曼的新队徽要不但有可能抹去“圣日耳曼”的字样,也有可能把过去的“摇篮”和“百合”摒弃,而这全是卡塔尔老板们的思路,在他们看来,巨资投入一支球队,目的是要借助巴黎这座城市的形象来推广自己,推广卡塔尔。从这个角度看,城市象征“埃菲尔铁塔”的图案保留就够了,其他的足球元素和历史印记都很多余。

虽然对外各个俱乐部都有极其美妙的誓言,但俱乐部老板们的目的绝没有那么单纯,相比之下,巴黎圣日耳曼的卡塔尔金主算比较直白的了,曼联“回归足球”的诉求背后隐藏的秘密恐怕更让球迷愤懑,即便有可能增强球迷们的归属感,但商业目的才是他们追逐的根本。

谁都知道,更改队徽之后,俱乐部的一切衍生商品都要随之改变,球衣、围巾、帽子……但凡印有队徽的俱乐部商品都势必重新改版制作,新款商品将很快涌上市面,替代老款的俱乐部商品,球迷们也不得不打开荷包,进行新一轮的购买,从这个角度看,更换队徽是赚钱的好办法,还让球迷们无话可说。

曼联一直是世界足坛商业化程度最高的俱乐部,过去很多年,他们连续位居福布斯足球俱乐部财富榜榜首,哪怕竞技场上的成绩被巴萨、皇马等其他豪门压过,但这并不妨碍曼联的赚钱速度。事实上,从2008-2009赛季开始,曼联保持了每个赛季换一套主场球衣的速度,到今年6年换了6套球衣,曼联在全球拥有3.3亿球迷,每年大约能卖出140多万套球衣,光球衣销售就能盈利超过6000万英镑,已经有不少曼联球迷无法忍受,“这是俱乐部藐视球迷的又一个例子,他们只管赚钱。季票的价格已经让很多人无法承受了,现在每个赛季球迷还要花50英镑买新球衣,太荒谬了。”愤怒归愤怒,但曼联的死忠最终还是会自掏腰包。

可以预见,当曼联的新队徽正式推出之后,包括新球衣在内的各种商品也会接踵而至,曼联表面上宣称要改变老板生意人的形象,其实质还是生意人的那套把戏,除了赚钱还是赚钱。不仅仅是曼联,诸如罗马、胡尔城,任何一个球队都会在“队徽门”背后赚钱,即便是不差钱的卡塔尔体育基金也不例外,差别只是赚多赚少罢了。

在追逐商业利益的目标下,遵循球队传统变得一文不值,商业化是现代职业体育的本质,至于那些海外资本,更要让自己投入的金元得到最大的回报,金钱也好广告效应也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不存在无私的救世主,从这个角度看,海外资本做主的球会更改队徽变得顺理成章。

一开始,曼联的队徽就是曼彻斯特市议会的徽章(图1)。这个徽章当中蕴含着当地河流以及运河航道的元素。

到了上世纪60年代后期,在曼彻斯特议会徽章的基础上,曼联创制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队徽,其中包含着一艘船,还有三条斜纹(图2)。但不知何故,队徽上的玫瑰被设计成了白色,这种颜色和约克郡的颜色一摸一样!

随着队徽的改进,玫瑰被足球所替代,徽章中间还加上了一个红魔鬼的形象(图3),这也暗合了球队的昵称“红魔”。1998年,队徽上的“Football club”字样被去除(图4),这个徽章相比之前的也更富有商业气息。日前,曼联俱乐部计划对已经用了15年的队徽进行修改,要在队徽中重新加入“足球俱乐部(FC)”的字样,俱乐部方面表示,希望借此强化曼联身上足球的痕迹。

由于和曼联队同处曼彻斯特市,曼城原采取城市之冠作为队徽(图左)的想法和曼联惊人相似。在20世纪中,两个圆形设计成为了主流,现在的版本从1998年开始使用,由金碧辉煌的老鹰和星型组成。

曼城是一间位于曼彻斯特的足球会,前身为成立于1880年的“圣马可堂”(West Gorton Saint Marks),1887年改名为阿德维克(Ardwick AFC),直到1894年成立曼城。

曼城原始队徽是个圆形。俱乐部名字环绕其中的盾牌,盾牌的上半部分代表曼彻斯特运河,之后版本的下半部分是兰卡夏红玫瑰。此前队徽有一个老鹰—曼彻斯特最古老的纹章符号,之所以是金鹰,预示着蓬勃发展的航空业。

在其他队徽中,三个斜条纹用来表示穿越曼彻斯特的三条河流,Irwell河、Irk河和Medlock河。现代版队徽包括拉丁文训言:“Superbia in Proello(为荣誉而战)”。1998年,金鹰重返队徽,原因是希望让球队更加“大陆化”,而其上部的三颗金星纯粹就是装饰。

切尔西最初的队徽是一个切尔西退休军官的素描画,这位老者拥有一把白色的胡须还佩戴着一系列勋章。这也是俱乐部昵称“The Pensioners”(侍卫者)的由来。虽然切尔西球员们从来没有佩戴着这种队徽出场比赛过,但的确出现在球赛的节目单中。

1952年时,泰德·德雷克成为了切尔西的总经理,他将过去的“退休军官”图样从队徽中去除,并且策划了新的队徽,当时的新设计是依据俱乐部球队首字母所组成的拼合字,不过这个队徽只使用了一个赛季就退出了历史舞台。

之后那个赛季诞生了新的切尔西队徽,这款队徽整整沿用了33年。这个队徽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切尔西大区的城市徽章。而队徽中的狮子形象则来源于当时的球会主席卡多根伯爵(同时也拥有切尔西伯爵的封号)。随后威斯敏斯特大区(伦敦市的一个行政区)的管辖区域延伸到了切尔西俱乐部所在之处,队徽中的权杖由此而来,外圈的玫瑰指代的是英格兰。

1986年切尔西采用了第四代队徽,同样采取了狮子的造型。直到2005年时,队徽重新启用了圆环图案。

阿森纳的昵称“枪手”,这个队徽一直反映着俱乐部的起源—伦敦东南的伍尔维奇地区。1886年,俱乐部由南伦敦的“皇家阿森纳”武器制造厂工人成立,1913年,球队搬至北伦敦的海布里。所以,队徽借用与伍尔维奇盾徽相似的加农炮标志。这反映了伍尔维奇地区长时间的军事背景,这里是皇家炮团的大本营。刚开始,三门加农炮出现在队徽中。在上世纪20年代。这个队徽不会出现在阿森纳的球衣上,但仍被俱乐部保留,并出现在比赛日指南中。

1949年,一个更像如今的队徽出现了。此后,俱乐部决定在2002年使队徽看起来更现代化,并计划打算在未来搬至酋长球场。

利物浦鸟一直在利物浦的队徽中。历史上曾有不少元素被增加。例如上世纪80年代,盾牌被加入,上世纪90年代,香克利大门和对希尔斯堡惨案的纪念被增至队徽中。

对这个城市而言,自1882年,俱乐部成立以来,著名的利物浦鸟一直是队徽的标志。这是自然的选择,为什么利物浦鸟留在队徽的原因。

据最早史料记载,1901年,利物浦鸟出现在颁发给球队的联赛冠军奖牌上。城市盾徽被复制到队徽上。来自上世纪早些时间的档案显示,城市盾徽和利物浦鸟一度都是队徽。

上世纪60年代,市议会否决球队使用议会徽章的提议。上世纪90年代起,开始使用现在所用的队徽,包括增加了香克利大门、纪念希尔斯堡惨案的不灭火焰,还有队歌“你永远不会孤行。”

自从上世纪30年代起,鲁伯特王子塔成为俱乐部象征的一部分,不过,直至上世纪80年代起,这才第一次登上球衣。上世纪90年代,俱乐部做了一个复古版改变,现在新队徽又有了改变(图右)。

我们所知的埃弗顿标志起源于1922年,当时就是一个俱乐部缩写在蓝色盾牌的混合产物。虽然在当时素色队服上没有被使用。在1937-38赛季后,当时俱乐部秘书泰奥·凯利被要求设计一个全新的俱乐部领带,这时候当地的地标“鲁伯特王子塔”进入队徽。

这座坐落在埃弗顿Brow旁的塔于1787年落成,至今仍在。自上世纪30年代开始,就成为队徽的标志性部分。凯利同样引入了古典时代胜利者的标志—桂花树花圈,另外还有一句拉丁语训言:“只有最好才足够好。”直至上世纪80年代,一直用粗体EFC替代。

托特纳姆热刺:热刺的“斗鸡”队徽出现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足总杯决赛。球队的名称就来源于哈里·豪斯伯(莎士比亚笔下《亨利四世》中的英雄人物),体现的就是哈里·豪斯伯的斗鸡与马刺。

水晶宫:上世纪40年代后期,球队开始采用第一款的队徽,形象是海德公园内的一栋由钢铁与玻璃组成的独特建筑。当时建造这座建筑是为了举办1851年在英国举办的第一届世博会。

卡迪夫城:盾牌中的红龙是威尔士的象征,红龙托起了三个银色的臂章,背景的红色则来源于11世纪格拉摩根郡的最后一位王子。队徽中同时还有水仙花的踪影,水仙则是威尔士的标志。

纽卡斯尔联队:1080年,罗贝尔二世下令要新建一个城堡,而这个城堡就坐落在如今的纽卡斯尔市。原始队徽上方的皇家狮与燕尾旗昭示着城市从14世纪内战之后延续下来的皇家传统。

胡尔城:1947年,球队开始穿有虎头队徽的队服。自1979年起,与当今队徽相似的队徽启用,同时昵称“The tiger”也开始启用。虎头上方则融合了三个皇冠与当地标志性的亨伯桥图案。

54年前被狼咬成“无嘴人”老人“换脸”[组图]

“手术可能会用到3D打印技术,手术后,他可以完成心愿,吃上一口干饭了。”川大华西医院外科医生陈飞,对即将进行的一场高难度“换脸手术”进行介绍。

半个世纪前,家住贵州镇远县青溪镇大塘村高岩寨的吴秀友被狼撕咬,面部撕裂失去嘴巴。从此,他的饮食只能吃些流质食物。由于严重毁容,他未娶妻,至今孤身一人。

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从川大华西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医生陈飞处得知,7月19日,他将联合北京、乐山的医生在峨眉山东区医院,一起为65岁的吴秀友做手术,尽最大努力为吴秀友“换脸”。

54年前,吴秀友11岁。那年,他被恶狼撕咬,面部撕裂失去嘴巴,此后一口干饭也没吃过。吴秀友失去的不仅是嘴巴,由于毁容,他失去信心,没有工作,靠务农为生。至今未娶妻,孤身一人。

今年65岁的吴秀友身材瘦小,说话、走路都很正常。然而他的嘴巴却让人生畏:没有嘴唇,上、下牙齿已翻出,暴露在外,其中部分下牙像下巴一样下垂。在他自己的心里也觉得自己样貌吓人,因此很自卑,没有上过学,也没有谈过恋爱。

“我也是在网上看到他的故事。”陈飞说当他知道了吴秀友的故事后,内心很受触动。“他承受了几十年的痛苦,孤苦一人。”在这以后,陈飞开始在头颈外科论坛上和全国各地的医生交流这个病人的病情。

吴秀友的遭遇在两三年前就被贵州当地媒体报道过,但一直没有哪一家医院敢接手来为他手术。今年3月,峨眉山东区医院为一个患者做了类似的手术,被贵州一位媒体记者得知后联系上了医院。7月3日,吴秀友老人被接到峨眉山东区医院。“这个手术很难,因为要在一个人身上运用多种修复技术。”陈飞说,为了能够顺利完成手术。北京、成都、乐山三地的医生将联手为吴秀友做一个公益手术。

“患者上、下唇、颌骨多发畸形。”陈飞说,这次的手术是自己从业15年来最难的手术之一。“10个科室近20名医生会参与到手术中,预计耗时10小时左右。”陈飞说,手术期间,全体医护人员必须全神贯注,任何一针缝错,都会导致手术失败。

据陈飞介绍,手术首先将吴秀友上、下嘴唇和面部肌肉缺损的部分修复重建,要在下肢取至少2个巨大的带肌肉、皮肤、血管组织的肌皮瓣,取下的带血管、神经的皮肉必须与嘴唇上的血管、神经吻合。“血管细约1毫米,需要缝6条血管,每条血管要缝8—12针,必须每条血管都接通才行。”

上述步骤完成后,将进行上、下颌骨重建,这要切除原有畸形的颌骨,取1-2块髂骨,用髂骨塑形重建上、下颌骨,并用钛板固定,这一步也要保证血管、神经吻合。 “这只是一期手术,3个月到半年时间内将进行第二期手术,届时将在吴秀友的髂骨上重建牙齿,“可能会运用3D打印技术,手术后,他可以完成心愿,吃上一口干饭了。”

“西伯利亚狼”来了(图)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9日 08:12进入复兴论坛来源:每日新报手机看视频

在北京时间昨天凌晨进行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跳水男子三米板决赛中,秦凯和何冲未能顶住对手冲击,以541.75分和524.15分别获得银牌和铜牌,中国无缘该项目五连冠,梦之队包揽8金梦提前破碎,俄罗斯名将扎哈罗夫以555.90分夺冠。

又一个俄罗斯人的名字将被铭记扎哈罗夫,一个只有21岁的年轻人,一个实现了前辈萨乌丁始终无法实现的目标的年轻人,一个让何冲和秦凯的双保险同时失效的年轻人,一个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获得男子三米板金牌的年轻人。

中国跳水队一直和乒乓球队、羽毛球队一样,感受着仗剑四顾,全无对手的寂寞,也曾经依靠着四处“养狼”来维持着这片池水的活跃,如今,一只“西伯利亚狼”正在悄悄逼近,“就算我不拿何冲拿也好啊,怎么能让别人拿呢?我和何冲从2006年到一个小时之前从没有让金牌旁落过,我真的没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秦凯赛后说。

一向以难度著称的何冲没能冲起来,6个动作没有一个能够完美收场。何冲赛后表示:“整套动作其实我发挥得还算不错,我尽力去拼了,也拼得不错,只是别人的大难度没有出现失误,我也没办法。”

而一向以稳定著称的秦凯尽管每一跳完成得都堪称完美,但最近几年始终将双人项目当作自己主攻方向的他,一直没有再开发新的难度,他决赛的这套动作整体难度总和只有20.4,相比于俄罗斯人,他输了整整1.1。最后一跳,扎哈罗夫完美演绎,还没有完全浮出水面就已经挥拳庆祝,享受全场的欢呼。

失去了金牌之后,中国跳水队想到的当然是四年之后的巴西奥运会如何拿回来, “四年后我们肯定是要拿回这枚金牌的,我们的后备人才这么多,不害怕后继无人。而且,如果队里需要我的话,我也会再坚持下去的。”准备选择坚持的秦凯今年已经27岁了,他其实选择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路。

狼披着狗外衣 黑狼原是狼和狗杂交的后代(图)

据美国探索频道报道,众所周知,现今的狗是由古代的狼演变来的,但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情况恰恰相反,至少现今的一些狼披着狗的外衣,继承了古代的狗的一些特征。灰狼因其颜色而被命名为灰狼。但北美的许多狼是黑色而不是灰色。负责此项研究的斯坦福大学的乔治S巴什表示,产生黑色皮毛的基因突变最早出现在狗身上,之后因狼与狗杂交,从而使这一外表特征由狗传给了狼。

研究人员表示,黑狼几乎是北美的特有品种,且更多的黑狼生活在森林地区。实际上,森林中的黑狼占整个黑狼数量的62%,相反,在开阔的冻原地带,黑狼只占7%。但巴什表示,野生动物生物学家认为狼没有过多地依赖保护色生存,“这可能还发生了其它事情。这是一种直观的吸引力,当你看到动物和周围环境浑然一体时,就会觉得特别地美。这一点可以由自然选择来加以解释,这能使它们更好地伪装成捕食动物或猎物。”然而,狼没有太多的捕食大敌,也没有证据表明黑色皮毛能加大狼捕获猎物的可能性。

巴什表示,像人类一样,黑狼随着衰老也会导致毛发由黑色变成灰色。因此你会想到如果黑色皮毛突变是由自然选择而来的,它就应该一直都是黑色的,而不会因衰老而变成灰色。

内蒙古大兴安岭发现驯化狼彩绘岩画(图)

此处岩画为两幅,红色绘就。第一幅岩画中有奔跑的七岔角的鹿、追赶的狼,狼的下部有用遗存痕迹暗淡的线条绘就的动物图案;第二幅是狼在追赶鹿,狼的尾部特征为粗直、下梳。依据岩画图案的表现,结合相邻区域岩画情况和古遗址的特征,此处岩画年代为旧石器时代晚期。

崔越领说,狼被驯化,古先民的生产方式才进入狩猎时代,人类森林时代的生产方式发生由射猎到狩猎的飞跃。驯化狼彩绘岩画的发现为人类学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证资料。(勿日汗)

《狼图花》再登台 彰显狼的“精神”

上周末,碧生源舞动嘉年华决赛中,我们再次看到了小米工作室带来的《狼图花》,这组蒙古族舞蹈彰显了霸气和“狼性”,尽管未能在第二轮“霾”的命题里脱颖而出,但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依然证明了其优秀。

在此前的第八场导师争夺赛中,舞蹈《狼图花》进入孙科导师的战队。这群舞者平均年龄55岁,年纪最大的已是61岁了。她们除了会跳民族舞外还会跳拉丁、肚皮舞等。蒙古族舞本来就是一种力量和豪迈的展现,对于年纪不算小的舞者来说,要达到这样的要求,难度可想而知。为了把这支舞跳好,大伙竭尽全力。主持人介绍,这支队伍的服装和造型都是小米老师设计好后,再请专业人士来完成的,耗时达到两个月。而作品灵感则来自于歌曲《狼图花》,小米老师说道:“当时听到这首歌就让我热血澎湃,狼的那种团结、孤傲……吸引着我,歌曲中那种草原的一望无际更是让我想要拥抱大自然,所以才有了这支舞蹈作品。”

舞台上,“群狼”闻歌起舞,随着音乐的跌宕起伏而变换着队形,时而分散、时而聚拢、时而分组舞蹈、时而并排交错。小米老师用蒙古族舞的形式为大家带来的这场视觉盛宴,令在场所有人似乎都屏住呼吸。舞蹈表演完毕,“哗”的一声,现场掌声雷动。

第二轮孙科导师命题“霾”,小米老师用讲诉故事的形式,上了一些云的道具,让三个舞者上台展示。在这一阶段,孙科导师提出了意见:“第二轮形式大于意识了,太多表面的东西,没有其他两支队伍表达得彻底,舞蹈和服装没有太大改变,所以很遗憾,我不能选择你们。不过也不是说你们就不优秀,《狼图花》这个作品真的是很打动我们每一个人,感谢你们的表演。”

虽然未能晋级决赛,但她们的笑容里没有遗憾,只有满足。小米老师说道:“我今天很高兴,我的作品能在这么好的舞台上展示,已经很满足了,至于进不进决赛都不重要。”舞者们也表示:“我们真的是梦想成真了,都是喜欢舞台的人,年轻时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没想到退休了倒还精彩了一把,一切都值得。”陈晨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碧生源舞动嘉年华第五季·2015成都市广场舞全民总动员”的精彩瞬间请每晚22:40锁定cdtv-4的特别节目,节目将为观众呈现你所预料不到的精彩看点。

与狼共舞引争议 网友称应征得狼“同意”(图)

西部网讯 (记者 冀楠)“与狼同居”究竟会让更多的人了解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还是会进一步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对于西安野生动物园征集志愿者“与狼同居”这一活动,部分网友发帖表示质疑。

西安野生动物园组织3名志愿者“与狼同居”72小时,市民参与活动热情高涨,仅昨天一天的报名人数就超过了600人,但与此同时,也有来自不同方面质疑声音。网友“佛祖笑了”说:“和狼子‘同居’就能唤醒保护动物的意识了?别逗了,和狼‘同居’征得狼的同意了吗?真正需要唤醒保护意识的应该是你们,不是看客。”

在狼群中生活3天,人类的活动是否会对狼群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网友们因为观点不同分成了赞成和反对两派,赞成派认为普通市民能够近距离和狼接触3天,了解狼的习性,记录他们3天之中的各种活动,可以唤起普通群众的动物保护意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而反对派却表示人类过多的干扰了野生动物的活动,一点也不尊重“狼”权。网友甚至搬出了庄子的名言进行辩论:网友棉花糖说“子非狼,安知狼之乐?”而一位网友立马跟帖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狼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