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冰刀为伴!南京少年的“花滑梦”

被称为冰上芭蕾的花样滑冰,是一项颇具观赏性的运动。随着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越来越多少年加入花滑队伍。在南京奥体冰场上,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一个少年在冰上练习花滑。只要他一出现,大伙都会忍不住举起手机,干啥?拍他呀!

清秀的面容,行云流水般的动作。13岁的于之乐每回出现在南京奥体冰场上,都能吸睛无数。6岁第一次接触滑冰,随后开始接受系统的花样滑冰训练,于之乐与花滑已经相伴了7年。说到为何会接触滑冰,于之乐回忆:“当时和我的堂哥一起去玩,在南京一个冰场滑冰,他就把我拽过去说带我上去滑一下,滑完以后感觉挺好玩的,后来慢慢就由玩变成现在这种去练花滑,专门找人去教、学。”

于之乐的爸爸于鹏飞告诉记者,孩子接触了花滑一段时间,突然说想买个冰鞋。“我说那这样吧,我们就约定一下,你坚持上十五节课,我就给你买双鞋,然后他就坚持下来了。”

花样滑冰,是一项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的技巧类运动。既要练习冰上的滑行、跳跃、旋转,还要辅以体能、乐理、形体等相关训练。现在,于之乐每周末都要前往上海,跟着专业教练学习花样滑冰。平时的周一到周五,就在南京奥体冰场自己练习。随着训练深入,困难不断增加。能在空中旋转几周,是单人花滑比赛中最抓眼球的部分。每增加一圈,难度就会加大。“最开始练空中旋转一周半的时候,从半周华尔兹跳接触到一周半,这个应该是我练最久的跳,练了一年,就是摔过来的,疼,但没想过放弃。”于之乐说。

年仅13岁,腿脚上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看着孩子不断经历摔倒、伤痛、恢复、突破,爸爸于鹏飞选择忍下心疼,默默支持。在于之乐装冰鞋的箱子里有一个小包,里面装着父母为他准备的十几种药品。

“一个跳跃都要摔上千次甚至上万次才能成功,所以这个过程中很难免要受伤,所以要准备好。像云南白药、液体创可贴 、碘酒、酒精、消毒剂……这个是一直跟着他的,而且要不停更新。”于鹏飞介绍。

作为员,于之乐还要在学业与练习花滑之间寻找平衡。白天正常上课,晚上练滑冰,家庭作业就在学校挤时间写掉。“比如说从家到奥体冰场的路上,他会看看书、背背单词。我车上给他准备了一个小桌子。”于鹏飞说。

目前,于之乐已经通过国家花样滑冰等级测试,成为花样滑冰国家一级运动员。他也是首个江苏籍的花样滑冰国家一级运动员。现在,他正在备战国内花滑最高级别赛事–全国花滑锦标赛。他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站上更大的舞台,与自己的偶像同台竞技。“偶像是羽生结弦,喜欢他滑冰的风格,很希望跟他在赛场上可以比一下。”于之乐说。

于鹏飞对于儿子的梦想表示支持,他说:“我告诉孩子,你有兴趣,你又热爱,那这个事情做起来你不会太累。不管你最后成什么样,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这段坚持的经历,我觉得对他来讲是人生中很宝贵的。”